2014年2月27日

原来

活了三十多年,才知道有些事是注定了的。 不完全是我可以改变的。 一直不了解,怎么我就是不能象别人一样用尺把线画的很直? 怎么总不能用剪刀剪得很平? 怎么我的原子笔总是会有写不顺或断墨的情况? 最近才晓得,原来都是因为我是左撇子的关系。 有一种恍然与释怀,也感恩家人的包容。 听过多少孩子被训练成右手人的故事,多少被扭曲的天性。 是如此吧?所以今天的我,就那么的适应生活。 总还是那么任性,因为天生就是反派了。 感恩自己还可以如此不假思索,就认了。 是的,我34了,未婚。so what?

2013年7月21日

六六

我一直以为是天气的错,原来不是的。是人为因素。
妹妹偶然发现的报道,有种真相大白的恍悟,勾起了我很多很多。
三十年前那场空难,机上47人,33人死,5人失踪,9人生还。
因为战地政务军管时期,因为是‘老母鸡’,因为超载。
于是,公公在海水里浸了三天才被捞上来,而大伯是幸存者之一。

在老家,应该还存着那些报道的。小时候我看过,可能还小,都没记得内容了。
还有相簿。公公葬礼出殡的记录。那个时代,要搭飞机还不容易。只有大伯大姑代表子女们,以及公公故乡那里的家人亲戚们送走了他。我们只能看相片,连婆婆也是。

没记错应该有两本,是大人们禁止我们小孩看的。那年我三岁,我差不多翻到最后一页时,我大姑很大声的斥责我的那份惊吓,到现在还记得。然后它们就被藏在比较隐秘的位子。稍长时,偷偷地我还是会去翻来看。

有时我也不确定,我对公公的记忆是相片里与大人们口中拼凑出来的,还是我自己的,毕竟他死时我才三岁。家里大小后来就有了个‘去给他扫墓’这样的远行项目。婆婆和小叔叔都没来得及,就去见他了。我两年前去完成了。心情是有点复杂的。

大伯被救上来的相片,依稀是有的。那么的惶恐。他会不会偶尔还会梦见他抱着浮板等待救援的时候?只是,不是说死里逃生的人会更积极生活吗?还是因此他非常‘乐天知命’了?或者吧。

如果那天没发生空难,我们家是不是会有不同?大伯会不会就留在了故乡?小叔叔是不是会乖一点?妈妈会不会不那么辛苦?哥哥是不是会更牛皮?我会不会变成右撇子?我们家货仓那块地会不会依旧在?

我没有难过,只是想流泪而已。

2013年6月29日

6。29

很久没有写(打)字了。手钝了,脑也钝了。
最近,好像很忙,却说不出都在忙什么。
日子混过了,然后好像也有些学习与成长。
可是始终懒根生长速度还是要快很多,所以,比以前更懒了,更不积极了。。。
偶尔,自我检讨,会很懊恼,想想都已三十多了,怎么都不踏实一点?
所谓的梦想,还是在做梦而已,连一步也没踏出过。
人生目标是什么?搞到这把年纪,还是糊里糊涂,好像想要很多,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要。
然后总是自怨自艾的,没人要啦,什么的。(我知道有时我还真的很欠扁的。)
真的是我眼光太高吗?当有多过两个人这么说时,我还是会不禁怀疑。
好吧。就接受这样的自己吧。
淡泊,懒懒的,爱幻想,神经质,迷糊,好的,不好的,我就是我。
我还是幸运的。
加油!处理好自己的内在吧,自然就能引发更好的能量。


2013年3月8日

七年之痒

我曾离开地球表面,然后搭上了诺亚方舟着陆。
这么一前一后,转眼就七年了。
七年,从一个不懂事的新鲜人,到今天瞎混的半桶水;
听着五月天,从KL到新加坡,再到纽西兰,然后又回来了。
岁月留下了痕迹,也带走了许多回不去的;依旧是孑然一身的。
我的青春如此挥霍了,有没有后悔过?
有的;也没有的。因为没来得及做;因为我选择了,也感受了。
或许生命的本面,就是这样吧。每一个经历,不管是好是坏,都是让我们成长的动力。
想逃的心,还是一直在。到底在逃什么?却又没有方向。
我的方向感在找未来的路上,完全用不上。
我其实没期盼第二人生,只想在这生更有意义的活过。



2013年3月3日

你 可以改变世界


太High了,又唱又喊的,所以整夜都没睡好。还好我跟自己守诺了,没有遗憾了。
也可能是发的愿够大吧,别人排队排个半死,我们上星期婆婆妈妈地才决定好要买票,结果正巧有抛出的空位,刚好三个视野不错的位子如为我们预设般。
这绝对是超棒的演唱会,可以听好歌,欣赏很赞的表演与舞台效果,可以大唱出心中的郁闷,可以跳动身子做运动,还可以反思自己的人生。
去斟酌曲目的流程,去感受歌词里要带出的信息,去观望这世界,再去思考自己。
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别,如果你只能拨一通电话,你会拨给谁?
如果还有明天,如果还有选择,第二人生,你要怎么过?
有些事现在不做,一辈子都不会做了。。。这首歌开场时唱了,第一次Encore前,又再唱了一遍。是提醒吧。人生有太多事,等不来的;也有太多值得好好珍惜的。。。
当下,就从自己开始,改变。梦想其实不远。
请相信,只要你有信念,你可以改变世界。

2013年2月3日

二月三

一个下雨的午后。
一个钻石王老五,
两个黄金胜女,
三杯饮料,五块蛋糕,
和无数次提到的‘结婚’字眼,笑声与共鸣。

今天是快乐的。
虽然我们还是没结婚。
还会有几次这样的聚首?
谁会先结婚去了?
然后再没有了三个人的聚会?

今天还是快乐的。
找到把玻璃镜擦得亮亮的方法了。
乱搭配的料理味道还不坏。
有这样一个小小的聚会。

在今天变成昨天前,
亲爱的朋友,祝你明天生日快乐+新年快乐哦。



2013年1月5日

他抢走了我的椰渣包

还有一颗椰渣包。
如果我这样告诉那警察,他大概也不会记录在报案书上吧,因为不值钱。
老实说,那里面真的没有什么值钱的,比起上次,还真的不足挂齿。
比起证件,现金的损失;我更在意那个背包。因为要找到实惠又耐用的背包真的很难,它可是陪我去过了不少地方,有过多少的回忆。。。

然而,我生气的是,他抢走了我爸爸特地买给我吃的椰渣包。那是家乡仅存一家炭烤的面包店买的。爸爸还跑了两趟才买到的。
生命有时就会来那么一遭,要给你一点提醒。这次,我被点到什么了吗?
无常。。。即使是握在手上的,也会突然就不见的。

我后来再回想时,原来我前老板送我的Scale Ruler也被带走了。
我是何其珍藏它,那又如何?我没能带它来,所以我也没能带它去。
想起那天在家整理旧物的心情:我舍不得丢掉的,哪一天要是我离去,其实所有意义都不复在了。